由于横遭干涉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7-19 07:30    次浏览   

随着2011年年报以及业绩预告的披露,钢铁行业再次成为了亏损大户。从公开资料看,鞍钢、韶钢、华菱钢铁等企业主营收入均大幅下降,其中,鞍钢亏损额将超过20亿元,而广钢股份则直接戴上了*st的帽子。业内分析人士指出,2012年钢铁行业将继续呈现高产能、低需求、低产量、低价位的低景气状况,钢铁公司业绩仍难言乐观。

根据华菱钢铁的公告,米塔尔主动提出对其限售股份的解禁。消息一出,很快就有股民向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探询,华菱钢铁的外资股东米塔尔是否将减持退出。

从目前的情况看,米塔尔不会再有更多投入,而华菱在巨亏之余又面临全行业冬季,与初结秦晋之时相比,如今的婚姻可说是一穷二白,这样的“裸婚”能走多远?更令人疑惑这桩婚事能否“执手偕老”的是,未能控股华菱钢铁,一直都让米塔尔郁郁不欢,就在当年入股华菱钢铁的新闻发布会上,米塔尔总裁毫不掩饰地表示,他的公司对整个中国市场都有兴趣。尽管在此之前,双方曾有协议,米塔尔不能在中国的部分地区销售与华菱管线形成竞争的产品。因而有钢铁行业协会副主席评论,“如果不能控股,任何收购对于米塔尔都没有意义”。

在这紧要关口,华菱钢铁2011年进行了重要人事变动:华菱钢铁及控股股东华菱集团的董事长都由原总经理曹惠泉担任。这样一番调整,无疑是为了重整旗鼓。

《豪门恩怨》一部播了13个年头的流行美剧。华菱和米塔尔的这场“豪门婚姻”曾经一拍即合,现在为何阴霾笼罩?

在“家长”的干预之下,来“娶媳妇”的米塔尔成了“入赘”。这种不情不愿,为这段“婚姻”埋下了不和谐的种子。由于横遭干涉,“夫妻关系”自然谈不上和睦。尤其当2010年华菱巨亏站到退市边缘时,这桩中西合璧的婚姻,终于遭致七年之痒。

如果与米塔尔的合作仍是“假凤虚凰”,华菱钢铁的扭亏之路显然只能依靠自身力量。但是在钢铁业日暮西山之时,这家湖南最大企业的未来依然扑朔迷离。

【豪门恩怨】曾经令人称羡的“联姻”

三湘都市报讯(记者 李庆钢 见习记者 黄利飞)都说豪门婚姻多离散,一位湖南新娘与一位国际新郎之间,眼看就要上演这幕剧集。

一方是世界最大钢铁企业,另一方背靠世界最大钢铁生产国,7年来,安塞乐·米塔尔集团与湖南华菱钢铁的这桩“国际联姻”,作为大型国有钢企引入外资的唯一一例,曾引来无数艳羡与青睐;到今年2月,当米塔尔手中持有的华菱股票限售令解除,尽管公司董秘表示米塔尔不会减持,但是米塔尔与华菱钢铁并非琴瑟和谐,人们纷纷在猜测:“限售股解禁”是不是意味着即将劳燕分飞,外资股东米塔尔就要“脚底抹油”?而当外资股东心不在焉、钢铁行业又已日暮西山,华菱这家湖南最大企业将何去何从?

入股华菱钢铁7年,却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处在亏损之中,米塔尔的郁闷可想而知。也许正是看不到与华菱钢铁合资的出路,米塔尔对于自己的股东地位也不再纠结。华菱钢铁为了拯救子公司的财务危机,2011年实行增发,米塔尔不顾自己第二大股东地位可能被削弱的风险,放弃参与增发。

2005年10月18日,当双方历经波折最终在协议书上签字时,一度被认为是世界最大钢铁企业和世界最大钢铁大国的完美结合。米塔尔借此获得了进入其梦寐以求的中国市场的踏板,华菱钢铁也由此从国内二线钢铁企业跻身一线阵营。这场豪门婚姻可谓一拍即合。

不过,这场令人称羡的“联姻”,却在进入“洞房”之前就已被阴霾笼罩。

米塔尔虽未提出退婚,但在增发事件上表现出的“郎心似铁”,显然与华菱钢铁的巨亏不无关系,其2010年亏损达到惊人的26.43亿元。

但是在重组即将完成之前,发改委规定:外资不能控股中国钢企,米塔尔不得不屈居华菱第二大股东。

对于华菱钢铁,米塔尔曾经“一往情深”。“任何一个钢铁公司要想真正成为一个全球性公司,就必须在中国有生产基地”,基于这样的梦想,米塔尔选定了华菱钢铁。

【7年之痒】从甜蜜热恋到婚姻裂痕

尽管在整改书中,华菱钢铁为米塔尔的种种不作为做了详尽解释,但米塔尔对其回护之意并不领情。就在之后9月的董事会上,米塔尔派出的董事否决了华菱钢铁的一项重组事宜。值得注意的是,反对票全部来自米塔尔一方。

“没有这回事!”华菱钢铁董秘阳向宏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。他并不担心米塔尔抛售,也不认为米塔尔会就此卖股撤退。“肯定不会这么干的!”米塔尔方面也表示,申请解除限售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行为,但是并不一定会出售,更不会退出中国市场。

按照最初设想,米塔尔进入华菱钢铁,将与华菱集团并列成为第一大股东。从一家印度小型轧钢厂发展成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拥有31万名员工、年营收接近800亿美元的巨无霸企业,米塔尔靠的就是140多次兼并重组,并且都是以控股为主要模式。

合作7年,华菱钢铁与米塔尔之间,始终未能擦出火花。一场“甜蜜热恋”之后,真的陷入“七年之痒”?

《裸婚时代》改编自畅销小说的一部电视剧。男女主人公在没有房子、车子的情况下,冲破双方父母的重重阻拦,成功“裸婚”。目前看来,米塔尔不会再有更多投入,而华菱在巨亏之余又面临全行业冬季,这样的“裸婚”能走多远?

从一家年产6.5万吨的小钢厂起步,在20多年时间里,成为年产6000万-7000万吨钢铁的世界最大钢铁企业,米塔尔的崛起堪称一场奇迹。其董事长拉科什米·米塔尔也一度以25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世界第三富有的人,仅次于比尔·盖茨和巴菲特。

双方之间的龃龉并非止于增发。湖南证监局2011年7月的一份整改书,揭示了华美袍服掩藏的虱子:入股华菱钢铁以来,米塔尔既未提供技术支持,也未提供全球采购便利。这两种不作为,一方面造成华菱钢铁的相当亏损,另一方面造成华菱钢铁的成本居高不下。

国际钢铁行业的发展速度长期以来维持在3%~4%的水平,而中国增长速度远远高于这一水平。与华菱钢铁的“联姻”,成为米塔尔进入全球发展最迅速的中国钢铁市场的重要一步。同时这也是目前中国钢铁类上市公司中,唯一引进外资股东的“孤例”。

《七年之痒》玛丽莲·梦露最经典的作品之一。华菱和米塔尔在“甜蜜热恋”之后,真的陷入“七年之痒”?

【裸婚时代】换帅有望挽回“郎心”

【市场观察】行业风高浪急,未来要看舵手

在如此艰难的行业背景下,新掌舵的曹惠泉显然任重道远。要想摆脱亏损局面,依靠政府补贴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那么曾经有过扭亏为盈大手笔的曹惠泉,如何带领华菱钢铁走出困境,将成为湖南企业界未来几年中最为瞩目的事件。

湖南省国资委相关人士指出,作为华菱钢铁的新任董事长,曹惠泉属于技术派加实干派。在主政华菱钢铁旗下的湘钢集团期间,他曾经力挽狂澜,让湘钢集团扭亏为盈。2011年的新任命显然是希望他能再度挽狂澜于即倒,带领华菱钢铁从泥淖中走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