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算了一笔账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6-05 12:42    次浏览   

在帮助邝先彬一家7口转移到安全地带后,邱青梅建议他另外择址建房。邝先彬当然希望建新房,可一想到自己经济状况不好、宅基地还要选到别人地盘上,心里就发怵。他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,邱青梅立即答应帮忙解决。

在邱青梅离去后的这段日子里,很多熟悉她的人在做着同一件事默默梳理她的故事,感受一个普通国土员的平凡与崇高。

我们感情非常好,每天至少打3个电话。我知道她累,总是打电话告诉她悠着点。她患有严重的高血压,但从不告诉别人。她知道自己血压太高,平日都不敢去量。朱老师缓缓地说,她老是以工作为重,又病又累,其实她就是这样走的。

邱青梅走了,下村乡的干部群众非常悲痛,先后有数百人自发到设在县城的灵堂吊唁,含泪为她通宵守夜。

这以后,邱青梅一面为邝家争取了8000元政府危房改造补助资金,一面反复做周围村民的工作,前前后后跑了10多次,终于为邝家选定了一块安全的宅基地。

在邱青梅去世两个多月后,我们走进她的办公室,眼前看到的东西,仍使在场的人黯然神伤。

地处湖南最高峰神农峰下的下村乡,平均海拔上1000米,山高坡陡,岩石松散,是全省地质灾害重点监控区。作为乡国土员,邱青梅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防止地质灾害伤及群众。为此,她常年走村串户,查看地质灾害隐患,不断动员住地可能发生地质灾害的村民搬迁。

说起邱青梅的死板,下村乡小集镇上的饭店老板邱福安很无奈:我在店子后面想建个房,地基太小了,想扩大一点,邱姐就是不批。我想意思意思,被她骂了回来。你问我有没有意见,当然有。但也佩服她,她公正,从不开后门。

在一间简陋的教师办公室里,朱老师深情回忆起妻子的点点滴滴。两人1996年结婚后,一直都在下村乡工作。2008年,朱春林调到了县城附近的霞阳中学,夫妻开始两地分居。

简朴的办公桌上,防灾避险明白卡、村民建房审批花名册等文件整齐地叠放着。揭开茶杯盖,杯里还有没喝完的水。打开笔记本,里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工作记录可是,它们的主人炎陵县国土资源局下村乡国土员邱青梅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上午处理完手头的事情,午饭后来到下村乡学校她放心不下学校后山一个地质灾害监控点。监控现场,她仔细察看山体变化,与学校负责人商量落实监控制度,确保雨季不出意外。

赶到田心村,她决定先回避一下,待在车上一边休息,一边与趴在车窗上的村民邱湘秀聊着两家纠纷的事。说起当事人的担忧,她还是那句老话:我是政府工作人员,我不站在哪一边,我要起公心。

有人算了一笔账,每栋房从选址、放样、下脚到验收,邱青梅起码要跑4次。全乡每年100多户建房户中,有10多户是为避险而搬迁的。这样的搬迁户一般需要易址而建,调整土地难度很大,邱青梅曾为协调一个宅基地跑了20多次。

对村民而言,搬迁意味着远离危险住新房。可对邱青梅来说,搬迁就意味着工作量成倍增加。

今年3月19日,邱青梅不幸倒在了国土工作现场,给她42岁的生命,匆匆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
她怎能不累?炎陵县国土局局长刘福贵告诉记者,全县26个乡镇国土员,其中只有6个是女的。下村乡是任务最重、工作条件最艰苦的乡镇之一。

为处理两家纠纷,她前后调解过多次。但当事双方态度都较强硬,她无功而返。其中一户村民还对她产生了误会,指责她偏向另一家。

炎陵县国土局执法大队大队长霍辉军告诉记者,近几年,下村乡每年办证建房的村民有100多户,没有一户是违规建房。

【相关链接】[焦裕禄式好干部]全市国土系统学习邱青梅先进事迹

谈起去世的妻子,朱老师难掩内心哀伤: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走了。在儿子今年中考后,本想全家出去旅游一次的,却永远不行了。

邱青梅走后,人们打开她的电脑,发现她的qq签名竟然是这样一句话:累,总有干不完的事。

作为地质灾害多发地,下村乡连续多年被评为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先进单位。

乡国土员担负着村民建房审批工作。这项工作政策性强,不容走样,一些法律意识薄弱的村民对此抵触很大,耍横耍赖的情况时有发生。2005年,邱青梅由乡政府资料员转为国土员,从此,村民们逐渐知道,在建房审批上,通融变得不可能了。

在炎陵县霞阳中学,记者见到了邱青梅的丈夫朱春林老师。当时距邱青梅去世一个月了,朱老师情绪还没有从妻子的去世中恢复过来,满脸憔悴。

在下村乡,像邝先彬一样在邱青梅帮助下建了新房的村民,有几十户。

家住坳头村的邝先彬,一直住在一栋30多年前建的土房子里。2012年6月底,天降大雨,邱青梅查看地质灾害情况来到他家,发现后山开裂,有山体滑坡重大隐患。

我不站在哪一边,我要起公心。这成了她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,也诠释着一个国土员的责任与担当。

一次,老家一个邻居找到邱青梅,想要她帮忙多办一个建房手续。她了解情况后,认为不合规,委婉拒绝。邻居非常恼怒,说:以后你家有什么事,八抬大轿抬我也不去。

她患有严重疾病,大家却不清楚。工作条件艰苦,又与家人两地分居,她从没到局里请求过调动,我们觉得对她的关心真是太少了。说到这里,刘福贵的声音低了下来。

我活多久,就记得她多久。回想起邱青梅帮自己搬迁建房的日日夜夜,陪伴邱青梅最后一刻的村民邱湘秀深情地说。

下午4时,刚刚走访完学校,她突然接到中心所负责人电话,要她与同事一道,去田心村调解两户村民建房用地纠纷。

白云悠悠,青峰矗立。春风拂过,山花烂漫。人们相信,她已化作神农峰下一丛美丽的红杜鹃,永远融入这片绿色的土地。

谁知话音刚落,她头一偏晕倒了。仅仅10分钟左右,她就因突发心脏病,永远地走了。

你看,我的新房都建好了。正准备这段日子迁新居,也想请青梅来喝杯喜酒的,谁知她却不在了。没有她,我的房子哪修得起来啊。年近五旬的山里汉子邝先彬说到这里,眼眶里含着泪光。